姐小路

【维勇】尼基弗洛夫枪击事件

胡罗北:



*致列侬


 


【1】


当地时间2017年3月5日晚21:22,著名花滑运动员维克多·尼基弗洛夫在返回公寓途中遭遇枪击。据目击者回忆,枪击发生时,尼基弗洛夫正与伴侣、日本籍花滑运动员胜生勇利位于公寓门前,一名不知名男子从他们斜后方冲出,持手枪射击,在第一次射击失手后随即发起第二次袭击,击中尼基弗洛夫背部并造成大量失血。尼基弗洛夫目前尚处于高危状态,仍在接受紧张抢救。




经警方初步调查,该枪击案件嫌疑人可能是尼基弗洛夫的狂热粉丝,并存在一定程度的精神障碍。该嫌疑人目前已受到警方控制,具体作案原因尚待进一步查明。






【2】


胜生勇利在发抖。雅科夫紧紧抓着他的肩膀,以防他再次控制不住自己从椅子上滑到地上,他不得不用上十二分的力气才能让这孩子抖得不那么令人担忧。




他刚赶到的时候,勇利的模样就让他十足被吓了一跳——除了被抓得乱七八糟的头发和苍白得吓人的脸色,事实上,他看起来还算镇静,一直安静地坐在手术室的门口。得承认,雅科夫看见他那模样时略微有那么一丁点儿地松了一口气——他看起来比想象的好多了,即使他意识到雅科夫来了但并没有站起来迎接。




但是等雅科夫走近了,勇利迟钝地向他投过来空洞的一瞥,并且勉勉强强在空白的脸上挤出来一个说不上来是什么的表情之后,雅科夫才明白过来其实事情要严重一些——勇利的手被以一个别扭的姿势折在臂弯里、陷在胸口处,但是它们还是痉挛似地抖个不停,就像是某种神经类疾病。




而他没有站起来完全是因为他根本站不起来——他张了张嘴,但是喉咙里只发出一个沙哑的短音,听起来像是某种蓄势待发了很久的哽咽。有一只手剥夺了他肺泡里的空气,掏空了他胸腔里的所有东西,以至于他连说点儿什么的力气都没有,更别提站起来。




最可怕的不是这些。




是他身上那些已经干涸的血迹。胸口和肩上的衣服已经结块了,硬邦邦,黑漆漆,像块该死的棺材板。外套帽子上的那圈毛领子和他的脸上都沾了些血迹,一根一根线条状的断断续续的血丝像是某种擦伤——雅科夫几乎能想象那些血滴飞起来的样子。






大概世界上每一个亦师亦友的父亲都能理解雅科夫的感受。




但没有一个人能与胜生勇利感同身受。






【3】


“这种事情时有发生。”金发的瑞士人坐在沙发上,摄像机给了他特写镜头,观众能清楚地看到他收起了平时惯有的表情,认真得有些严肃,“你知道,很多在某个领域追随者众多的人都遇到过这样的事。”他沉默了一会儿,似乎不知道怎么开口,眉毛难得一见地拧在一起。“是的,有些悲剧我们没法忘记。”主持人的语气也显得很肃穆。




“悲剧?”仿佛还在思考的嘉宾突然转过脸去,惊讶地顿了一会儿,“噢——如果你是指——好吧,但是我不认为这又是一个悲剧。你知道,维克多就是那个样子,他一向那样,他不会轻易地——轻易地——”他似乎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词。“他会回来的。”他最后说,语气坚定得有些尖锐。






【4】


他们最终允许勇利走进特护病房——鉴于他们没法拒绝他。




“你可以待二十分钟。”




但是勇利却卡在门口不敢进去。手术结束的时候他可不是那个样子,医生和护士们把病床推出来、又推进加护病房——他看起来极其冷静地听完医生和雅科夫的对话,对情况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又用一种平静而激烈的方式要求进病房看一眼——那样子真够吓人的,雅科夫和随后赶来的尤里都不得不担心他会做出什么对情况不利的事情来。




但他现在却卡在门口,一只手紧紧抓着门把,另一只抠着墙边,还残存着之前痉挛一般的后遗症。如果不是尤里忍无可忍地把他踢进去,他大概能在那里站一辈子。




而维克多就躺在那里。




那样子可真不像他。没有血色地躺在更没有血色的床单上,浑身绞着勇利不认识的管子——活像是被病床绑架了。勇利的腿软得他几乎要走不动路,但他还是僵硬地挪过去。




他轻轻碰了碰维克多的手——有点凉,比他们冬天站在公寓门前、维克多把手伸到他领子里恶作剧那会儿还要凉。他小心地避开手背上那些针管,手指从维克多的指间陷进去,又微微弯曲起来握住,不敢太用力,也不敢放松。




他握了一会儿,努力不去看病号服下面那些簇新的绷带。他不知道还能做些别的什么,尽力保持呼吸的频率稳定。维克多像是睡着了一样,和每个早晨勇利醒来的时候看到的样子没什么两样——但是那个时候他会睁开眼睛冲勇利微笑,眼睛明亮,嘴唇柔软温暖,而不是现在这个雕塑似的样子。




他想起他的那个小秘密——维克多一直不知道的小秘密。维克多还在睡梦中的时候,勇利小声在他耳边呢喃的那个小秘密。他现在也凑过去,小心地在他耳边低声叫他:“维克多?”他的嗓子因为许久没有使用而变得有些沙哑,而维克多也没有反应。他继续小声地叫:“维克多?……维克多?”他轻轻叹了口气,又继续低声道:“……维佳……维佳尼卡?”他听说那是爱人之间的呼语,彼此之间能听到的名字。




“如果听到了,就醒过来,行不行?”勇利轻声问,“回到我身边来。”他顿了一会儿,但是维克多仍然毫无反应。门外的医生敲了敲门。“好吧,再赖一会儿。”他又补充,“就一小会儿。……我想你了。”他沉默了一阵,吻了吻维克多的嘴唇。






【5】


“他很好,他没问题。”尤里一如既往简短又不耐烦地回答,他甚至不看镜头,脸烦躁地转到一边,“我说,你们干嘛都非得这么惨兮兮的样子,他又不是死了!”




“但是尼基弗洛夫先生的伤势确实令人担忧,那把手枪——”




“我——都——说——了,他没问题,他不会有问题的。”尤里抓狂似地挥了一下手,“你以为他是谁?你们不是叫他传奇吗?这就是他传奇的人生中又一个传奇,别再揪着这个不放了。你们还会看到一个活蹦乱跳的老头子的。”他不无嘲讽地说。




“可是医生——”




“别可是了,”尤里突然冷静下来,目光显得有些凌厉,“偶尔有些时候医生不管用。”






【6】


第一次他发现了不对劲,他们阴差阳错地躲开了。但是他立刻发现那个人是有预谋的——因为他冲向了勇利。他根本没有应对这些的经验,只是下意识地害怕把勇利推开——也许会把他推到错误的方向去。所以第二次他选择了冲上去抱住他。




维克多紧紧抱住他的时候,勇利脑子里一片空白。他只听见维克多闷哼了一声。有路人在大声嚷嚷,持枪的人很快逃跑了。




后来的事情一片混乱,他什么都想不起来,只记得维克多艰难地喘着气,他狂乱地把外套堵在维克多肩胛下面的创口上,浑身哆嗦个不停。维克多抓着他的手,力气出奇地大,把他的眼泪都掐出来了。“勇、利——”他喘着气叫他的名字,似乎想要说什么,但是被勇利语无伦次地不停打断。




在救护车上也是,勇利什么也看不清,痉挛似地发着抖,攥着维克多的手。他还在锲而不舍又断断续续地叫勇利的名字,一直到勇利狂怒地大吼:“闭嘴维克多!有什么话等手术完再说!”维克多不叫了,艰难地转过头去闭上眼睛,胸口剧烈而努力克制地起伏着呼吸。




你瞧,直到那个时候勇利都还在让维克多生气。




这也是后来一直折磨着勇利的悔恨的根源。一直到维克多醒来都是。




“我要跟你说话来着。”维克多侧着脸看他,“我要跟你说话,而你竟然认为手术更重要?在那个时候?”即使面色苍白,他还是像个小孩子一样质问。勇利被劫后重生冲昏了头脑——就好像从鬼门关捡回一条命的是他自己——他简直无法正常地管理表情,以至于他现在看起来又像哭又像笑。




“要是我不能——要是——你就不会知道我要说什么了,是不是?”维克多怒视着他,嘴角轻微地抽动——勇利知道那意味着什么,但他还没来得及在心里叫一声“哦不——”,维克多的眼泪就流了下来。“你一直都这么自说自话,是不是?”维克多怒极地盯着他,眼泪流个不停,但声音异常冷静,如果忽略嗓子眼儿里那些压抑的颤音。




勇利的手还在轻微地抖,他伸手去擦维克多的眼泪,但手指抖得没法好好擦掉。“对不起——”他梦呓似地说,“我不该这样,要是你——你——”他说不下去了,嘴唇像脱水的鱼那样张了张,他的眼泪也流了下来。




勇利哭起来比维克多厉害多了,整张脸的五官都错了位,眼泪决堤似地涌出来。“对不起——”他嘶哑地说,压抑地低声喊着,“对不起——”维克多一开始被他吓了一跳,困惑地眨了眨眼睛,看着勇利在他面前突然崩溃地哭出来,然后愧疚和酸疼立刻揪紧了他的心。他迅速擦了一把脸上的泪水,朝勇利伸开手。勇利还在抽噎着道歉,但还是乖乖爬上床去,小心地靠进维克多怀里,脸埋在他胸口,眼泪立刻浸湿了他胸前薄薄的布料。




维克多低下头去,用弯起来的指节轻轻擦着他脸上的泪水。唉——天呐——那小可怜的样子真叫他心碎。他们俩额头抵着额头,呼吸连着呼吸,维克多用脸蹭了蹭勇利的脸,这样他们就连泪水都不能分离了。




“我发誓我要上诉。”勇利最后说,语气坚定得不得了,“我要送那个人进监狱。”维克多不太想管那些,他眼下只想看着勇利,就好像此前从来没看够一样。“我一定要。”勇利凶狠地说,小小地抽了个嗝。






【7】


“你瞧,这个世界上值得维克多留恋的东西太多了。”克里斯耸了耸肩膀,摊开手,“很多东西,冰场,他的教练、朋友,是的,包括我在内。”他顿了顿,“当然了,必不可少的胜生。所以他会回来的,谁都相信。”






【8】


“那您的意思是——”




“你还没有发现吗?聪明的记者先生?”尤里露出一个多少带点儿讽刺意味的微笑,“留不留得住老头子可不是医生说了算,就像他休不休赛也从来不是雅科夫说了算。他的事情通常都是他自己自作主张,是不是?你瞧,冰场和猪排饭还在这儿,他有什么理由决定不回来呢?没人相信他不回来。”






【9】


3月10日早晨,记者从著名花滑运动员尼基弗洛夫的私人医生处了解到,尼基弗洛夫现已从加护病房转入普通病房,情况稳定,形势趋好。其伴侣胜生勇利一直陪伴左右,不过婉拒了记者提出的采访申请。据悉,俄联冰协将会在尼基弗洛夫出院后就此次枪击事件举办记者发布会。尼基弗洛夫与胜生有望出席。



评论

热度(709)

  1. 姐小路罗呗 转载了此文字
  2. 樱飞雪罗呗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