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小路

【冰上】深根發芽(維勇)

盛夏繁星:

 @九本 一起玩的1111Pocky日賀文,他把我的tag寫掉了只好交換tag寫!雖然遲到幾分鐘了


火火的賀文走這邊:


【維勇】被校草看上了怎麼辦_番外01


超級好吃超級甜!!














  勇利陷在黑色的軟沙發中有些不知所措,今天他們社團參加地區性花滑以優異的成績獲得了第一名,大家歡呼著互相慶賀,在商量該去哪裡辦慶祝會的時候一群年輕人不約而同地選擇了KTV,所以他們一票人便吵吵鬧鬧的到了市中心某家KTV打算慶祝,勇利並不是很會唱歌,但他挺喜歡和大家在一起的感覺,所以便跟著去了。


  或許更主要的原因只有他自己知道。


  勇利拿起面前裝著橙汁的杯子,視線偷偷的撇向坐在正中央正被眾人環繞的人身上,可能因為音樂太吵雜的原因,那個人微微側著頭,聽著旁邊的人對他說些什麼,然後開懷的笑了起來。


  勇利捧著手中的杯子,收回了視線無意義的將杯子轉了幾圈,這或許是他最後一年與對方相處了吧,雖然平時根本也說不了幾句話。


  他喜歡他們的社長維克托,非常喜歡,幾乎到了一個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的地步。一開始只是在校園擦肩而過覺得這個人真好看啊,就沒有再去特意關注過對方,在到了要選社團的時候因為本身就很喜歡花滑的關係,勇利毅然決然地加入這個社團,他在一個午後拿著剛寫好的報名表往單子上寫的社辦走去,剛進校園不太熟悉的他找了半天才找到地點,勇利敲了敲門後沒聽到聲音,說了聲打擾了便推開了門,然後維克托的身影就這樣闖進了他的視線中。


  維克托坐在桌子上,帶著耳機似乎在聽音樂,腳隨著旋律輕輕地點著地打著拍子,一雙白皙修長的手在白紙上不知道塗寫著什麼。那一天天氣很好,維克托身旁的窗戶並沒有關上,清涼的風吹過了單薄的白襯衫,也吹過了對方細軟的銀色髮絲,冰藍色的眼眸微微垂下,在察覺到有人時停下手中的動作,對方抬起了頭看向他,那雙像天空般清澈的雙眼帶著淺而易見的笑意,笑著對他說:你好啊。


  那一幕勇利幾乎記得了一輩子。


  那時候勇利瞬間明白了一期一會的意思,他們都還年輕,總覺得還有無限的未來,所以仗著時間多便不懂得珍惜恣意揮霍,像是身懷鉅款的小孩子,一點都不懂得珍惜。


  但是維克托不同,他就像是手中的沙子,越是想要珍惜緊緊的握住卻會流逝的更快,到頭來張開手是一場空。


  所以勇利更不敢輕易對待每次練習的機會,喜歡維克托的人太多了,他不能當跟維克托聊過最多話的人,卻可以當維克托最認真的社員,這樣子說不定有一天,對方就能回過頭來注視著他。


  勇利是這樣想的。


  有人因年輕而膽大無畏,有人卻因年輕不敢為所欲為,勇利有時候覺得這樣就好了,這是他隱藏在心底的小秘密,無人知曉也未曾有人到訪過,這個祕密會在深處深根發芽,就如同他不見光的喜歡。




  就在勇利還在發呆時,喧鬧的人群突然間興奮了起來,似乎有人覺得一直喝酒太無聊了,提議來玩個小遊戲。


  「吶、今天是POCKY日吧?我這邊剛好買了一盒,等一下酒瓶的瓶口轉到誰就讓他自己挑一個人一起吃完一根POCKY如何?」


  有人害臊的說不好吧,但更多的人卻是躍躍欲試,剛提議的那個人擺了擺手說道:「沒事,要是真的不喜歡的話拒絕就好了。」


  話是這樣說,但勇利很明顯地看到許多人將視線悄悄地往維克托身上移去,都帶著點心照不宣的涵義。


  維克托笑著慵懶的靠在椅背上,聳了聳肩表達自己並不反對,於是這個活動便如火如荼的開始了。


  一開始被轉到的女孩子害羞的低喊了一聲,最後拉上自己的好友兩個人親密的吃完了整根Pocky,後來一個男孩子問遍了在場所有女性都沒有人願意跟他共吃一根,最後隨手拉上邊上的男生,以生死相鬥的眼神兩個人似死如歸的吃完了,還有一對平時在社團中就挺親密的搭檔,男生終於拿著Pocky在眾人的鼓譟中以下跪的姿勢問女孩子說願不願意跟他共吃一根,在女生羞澀但甜蜜的笑容中兩個人共食完一根。


  轉眼間只剩下最後一根Pocky了,而酒瓶在眾人的期待中緩緩指向了坐在正中間的維克托,在停下的瞬間大家都爆出不小的尖叫聲,許多人都以期盼的眼神看向維克托。


  「真是沒辦法啊。」雖然維克托這樣說,卻依舊起身拿起盒子裡最後一根Pocky,許多人都端莊的坐好,勇利看著這時候的場景卻有點想笑,簡直跟古代的皇帝臨幸後宮一樣。


  但很快他就笑不出來了,維克托拿著Pocky繞了半圈在大家的低呼間走到了他面前。


  「勇利,你願意嗎?」


  看著笑意盈盈的眼睛,勇利簡直像被施了咒語一樣僵住了,在等了三秒都聽不到回答後,維克托笑著對他說:「如果勇利不願意的話,我會有點傷心的。」


  聽到這句話後勇利才僵硬的點了點頭。


  維克托紳士的將有巧克力的那頭放進勇利嘴裡,勇利只敢含住前方一點保持著讓它不掉下去的距離,他看著維克托緩緩地靠近,似乎都能感受到他溫熱的鼻息時,對方卻伸出手把一半多的Pocky折斷吃了下去。


  勇利聽到了許多人帶著慶幸或可惜的聲音,雖然感覺到放鬆一點,但又忍不住胡思亂想著對方是不是因為不喜歡自己才這樣做,也是啦,畢竟自己是個平凡毫無吸引力的人,而且還是個男的,維克托怎麼可能會跟自己認真玩這個遊戲呢。


  何況沒有人規定一定要兩個人一起吃掉Pocky才行,這種也算數的吧。


  不算數又如何,就算今天真的親到了也只是純屬意外,隔天相見也只是普通的學長學弟,對方肯定也不會將這場小小的意外放在心裡,只有他傻呼呼的把這個機會當作寶藏一樣藏著。


  真傻啊,勝生勇利。


  他垂下了頭,想著與其這麼尷尬還不如先把剩下的這段吃掉好了,卻突然在一片驚呼中他被一雙溫熱的手往後推,靠在鬆軟的沙發中,維克托單腳跪上了沙發,一隻手撐在他頭旁邊,另一隻手抬高了他的下巴,勇利幾乎是被困在維克托懷中的。


  「那樣吃太久了,這樣比較快。」說完就將他遺留在外尚未吃掉的Pocky一口咬掉,根本沒有多長的距離嘴唇毫不意外的就瞬間貼在一起。


  勇利睜大了黑色的眸根本不敢動,漆黑的包廂和充滿安全感的懷抱給了他們一個私密的空間,他察覺到維克托吃完那段Pocky後伸出舌頭舔了下他的嘴唇,在維克托拉開距離前,他笑著輕輕地對勇利說:「別露出那種表情啊,我會受不了的。」


  後半場的時候勇利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幹嘛了,他只知道懲罰完的維克托沒有回去原先的位置,反而順著坐在他身旁,在黑暗的空間中他依舊笑著,側著頭聽身旁的人說話,而溫暖的手卻牢牢的抓著勇利的手不放。




  勇利覺得完了。


  他深根的喜歡似乎要開花了。


















本來沒有要更,火鍋吃到一半被喊來玩bzzz,沒搞清楚狀況就被拖下水了!


總之還是小甜餅!


祝大家下一個光棍節都能找到人一起吃pocky!

评论

热度(191)

  1. 姐小路盛夏繁星 转载了此文字